IT分類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IT > IT資訊詳情

畢志飛是技術革命中的當代梵高

發布時間:2019-11-19 ?? 瀏覽:

畢志飛在月初接受了桃罐頭廠的專訪,最后產出了一篇名為《畢志飛跟我們聊了聊他在拍的文藝片》的報道。

畢志飛對媒體說了什么并不重要,畢竟媒體天天只是掠過水面,無法揭示水下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們得看畢志飛過去做了什么。

要分析一個人的當下,那得去看他的過往。要看一個人的未來,那得去看他的主軸。

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為了自己的主軸服務的。有些人的主軸是寫作,有些人的主軸是名氣,有些人的主軸是戀愛。有些人的主軸,是行為藝術。

小說家毛姆這種人,主軸就是寫作。不管是家庭、妻子、同性戀的戀人都是為了體驗生活、寫好小說服務的。他的同性戀戀人甚至說,我覺得你和我在一起純粹是為了塑造你小說里的人物而已。

羅永浩這種人,主軸是名氣。不管是做公司也好、還債也好,和人網上撕逼也好,其實都是為了自己的名氣服務的。

畢志飛的主軸是什么?是行為藝術,是用荒誕解構荒誕,用自我表達反抗。

我的答案是——這位老哥是當代最偉大的行為藝術家。

他的所作所為都是通過奇葩行徑博名氣。對他來說,導演只是表皮、電影只是工具、唱歌只是偽裝,行為藝術才是主軸。

他在通過通過奇葩行徑,解構這個荒誕的時代。

他將是技術革命中的當代梵高。

四篇論文

我翻開了畢志飛從2006年到2011年寫過的四篇論文,以此審視他的思想變化。

微信圖片_20191119150806.jpg

2006年,當時的畢志飛才27歲。他剛剛萌生了要拍一部關于“逐夢演藝圈”的影片,還接手了額外的編劇和副導演工作。他在北京電影學院學報上發表了一篇名為《金基德影片〈弓〉的劇作賞析》的論文。

當時畢志飛就借助韓國著名導演金基德的語言表達了自己的觀點——觀眾的審美心理決定了他們喜歡新鮮獨特的故事,獨特的人物設置決定了獨特的故事情節,因此容易獲得成功:

90%的人都在過一樣的生活;但還有10%的人過著比較特別的生活……我的電影表現的卻是這很特別的10%。我偏愛這10%,如果我的電影不能給觀眾表現這特別的10%,那我就沒什么可說的。

這也直接說明了,為什么畢志飛導演希望描述《逐夢演藝圈》那些演員的故事。

因為演員的生活是特別的,旁人無法窺見。畢志飛導演他身在圈子,清晰明了的知道演員們的愛與痛,他當時就立志需要展現這一面。

時間很快到了2011年,那時的畢志飛已經31歲了。而立之年的他剛剛獲得北京大學影視學博士學位,他還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一年前他在美國德克薩斯大學電影電視廣播系做了為期一年的訪問學者,他走訪了美國紐約大學、南加州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美國環球電影制片廠等美國電影院校和機構,撰寫了博士論文《藝術與商業融合的不懈探索——馬丁·斯科西斯導演研究》。

當時他就發現了馬丁·斯科西斯導演在藝術上功成名就,但在商業上接連失敗。

畢志飛內心深處已經知曉,一部嚴肅的電影無法帶來商業的成功,他只能在商業與藝術之間維持微妙的平衡。

后來他在《在當前中國電影火熱局面中的幾點思考》里更是詳細闡述了自己的思考——要分析受眾心理學。

實際上,國內電影學院已經開設了影視心理學系,教學生運用心理學的方法和概念來研究電影的種種特性、創作心理和接受心理,也包括電影中的心理學內容的研究。諸如個體與群體的心理學,甚至是病態心理學、變態心理學的角度和內容。

某種意義上說,畢志飛已經非常清楚要如何拿捏人性和心理因素,以此推動自己的藝術進步。他在自己的論文中寫道:

觀眾的觀影心理中同時存在定向期待和創新期待……觀眾審美經驗的期待視界起著兩種相反相成的作用,傾向于審美心理保守性的定向期待,以及便向于審美心理變異性的創期待,這兩種相反相成的期待傾向,構成美心理的雙重性。

簡單說,觀眾其實一開始就會給電影預設立場,你需要滿足他們的變異需求,才能真正刺激到他們的嗨點。

但是在國內電影嚴格審查制度之下,畢志飛導演是無法通過現實主義的手法去展現一個扭曲、痛苦的逐夢演藝故事。

2011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影視戲劇學院榮譽院長羅伯特·羅森教授在和他的對話之中明確告訴了他這個問題:

電影審查而導致了過度的自我審查和保守。

也就是說,現實主義在現有審查之下無法完整表達自我,那到底應該怎么辦呢?

曲線救國

上海彩票中心号码